下载草莓以及黄色录像

  

铮青已经透支了身体所有力量,全部聚集在定魂锁上,却是还是没任何效用。

他此时身体已经接近半透明了,渐渐开始消失在半空。

“虚空无限,听从吾之召唤,万古圣灵啊,赋予吾之权能....”林新缓缓用鬼蜮文低声吟唱起来。

他缓缓伸手,朝天空一招。

一道硕大无比的恐怖金色阵法顿时浮现出来,悬浮在林新头顶,覆盖方圆数百里,直接将整个邪神庙覆盖进去。

阵法如同极其精密的无数钟表组合,其中一个个圆形中间缓缓睁开一个个金色眼睛。

这些眼睛仿佛活人之眼一样,眨巴眨巴着俯视着阵法下方的化形窟禁地。

“去吧。”

林新悬浮在高空,身后无数眼睛明亮起来。泛起丝丝金光。

哧!!!

第一道金色射向,倾斜着从阵法射出,仿佛流星一般,拖着长长尾巴,射向下方神庙周围沙丘。

紧接着,第二道,第三道,第四道.....

逐渐的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的金光越来越密集,仿佛流星陨石群,疯狂的对着邪神庙禁地所在不断轰击。

林新双手抱在胸前,微微有些陶醉的欣赏着这幅美丽画卷。

无数金色流星从他背后飞射落下,砸在广袤古老的邪神神庙周围。

数以万计的生灵哭喊着,惨叫着。嘶吼着,却只能无力的在流星金光下挣扎求存。

在此时他的眼里,大地之上,明明应该是一片金光的景象。此时却是无数黑气蒸腾浮起。

这是数万生灵修士自然散发出来的畏惧,绝望,恐惧,愤怒等情绪。

铮青望着这一幕,眼中浮现一丝无奈。

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被金光阵打得千疮百孔,和那黄雾人一样完全没有反抗之力。

作为元景真君。他确实不会这么轻易便陨落,只是此时此刻,却也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林新屠杀化形窟所属的修士罪民。

无数黑色烟雾负面情绪,伴随着半透明的灵魂,全数不由自主的朝着林新飞去。

他身前浮现出两颗奇异珠子,一颗刻着邪。一颗刻着义。所有黑气灵魂都自动钻入邪魂珠内部,化为纯净无比的邪魂力。

“下次再见,不要用这种无聊手段试探了。我会择日亲自前往化形窟,拜会大妖尊殿下。”

林新伸手对着铮青一抓。

顿时对方原本便虚幻的身形,直接一下破灭,化为一颗漆黑珠子飞射出来,落到林新手上。

“果然是替魂珠。”

缓缓下沉。落到地面,林新轻轻站在一处沙丘顶端。身边两颗珠子还在自动焕然飞舞,不断吸收转换领主之力。

这种珠子只有真君才能瞬间使用,能够在真与假的边界里瞬间替换自身,达到替死效果。原理就算是现在的林新也不是很清楚。

把玩了下废掉了的替魂珠,林新随手捏爆掉,回过头。

沙丘后方,此时正躲藏着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这里的陌生修士。

这群人被突然降临的林新吓得半死。正是胆战心惊。

却见林新转过身,朝着他们笑了笑。

“好徒儿,看来你终究是通过我的考验了。”

人群中,司马南九和自家两个姐姐,在看清楚林新面孔后,瞬间都是呆若木鸡。

“那个书....书呆子!!?”

司马青忍不住一个不小心居然叫出声来。

她完全想不到,先前那个自己以为是穷酸书生的家伙,想要占司马家便宜好处的穷书生,居然是眼前这个....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魔道凶人的恐怖角色。

别的不说,就说这里是化形窟的禁地,刚才那一片爆炸,金光,流星群,乱七八糟的天灾一般景象,就算不是这人弄出来的,能够在这等场景下面色自若,镇定异常,也不是一般修士能做到。

司马空燕则是目光瞬间聚焦在林新身边,飞舞着的两颗珠子上。

那两个拳头大小的珠子里,隐藏着的强横气息,就算是相隔数十米,她也能感觉的清清楚楚。

这个所谓的穷酸书生,绝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他伪装成普通人,和自己小弟搭话,说不定是别有用心目的!

想到这里,她便越发的对林新警惕起来。

“先生?!”司马南九则是单纯的惊喜叫出声来。

林新一眼扫去,自然也能看出三姐弟各自心思深浅都不同。

不过他自然不会理会司马青两姐妹的想法,他看重的从始到终都只有司马南九。

如同当初青儿一般的强横天赋,还有莫名的只是在船上说了几句话,便决定拜自己为师。

他不相信太多的巧合,巧合太过,便绝对是必然。

司马南九现在的精力和身体状况,他一眼便能看出,绝对是严格按照自己教导的姿势,站到了规定时间的。

所以他才会最后称呼司马南九为徒儿。

“先生,原来你不是普通书生啊!?”司马南九看到林新此时姿态,也是反应过来,惊喜道。

“闲来无事,游戏人生,不然怎么能碰到徒儿这样的良才美玉?”

林新笑道。

他一身魂域所化华贵黑袍,红色长发披肩,眉目发红,隐隐藏着浓重的血腥和戾气,两颗一看就不似凡品的珠子不断在他身边环绕飞舞。

这幅做派,任谁第一反应都会联想到仙侠故事里的绝世大魔头。

“我司马南九果真是天纵英才,连随便坐船拜师都能拜到如师傅这般万年不遇的绝世人物。若是传说中真有气运之子一说,那便一定说的是我了。”

司马南九也是极品,一脸摇头感慨叹息软件黄片

“如我这般天赋,如我这般际遇,强,太强了!这若是传出去,还让其他修行者怎么活?怕是有无数人明里暗里嫉妒我。”

“所以你要像为师一样,明珠入匣,藏剑于身,待时而动。”林新也是乐了。

这小子看起来是在自己感叹自己,实际上却是在无形拍他马屁。

万年不遇的绝世人物,说黄悦容还差不多,他还差一大截不对。但这话从自己徒弟嘴里说出来,听着就舒服啊。

“师傅说的是。”

司马南九觉悟很高,不愧是生而天才的神童,情商智商都不是一般的高。

被他这么一打岔,司马青和司马空燕原本的紧张情绪也被缓解了些,两人这才感觉到,小弟故意说这些好玩的话,也是有为她们缓解压力的意图。

“那师傅....”

司马南九继续开口。

望向远处还在不断坠落的金色流星雨。

“这里不是化形窟的禁地么,怎么还有人敢这么...”

林新笑了笑,这小子确实对他胃口。再加上无形中的一丝熟悉感,他也确实很快将对方当做是自己真正徒弟了。

“为师想要找化形窟的人借一些遗迹典籍看看,不过人家不许,为师又对这些典籍志在必得,所以便动作大了点。”

这话一出,顿时人群冷场了一下。

随即哗然一声,所有躲藏的化形窟修士纷纷脸色惨白起来,对照这话,再看看林新身姿做派,这些人哪还不清楚对方的阵营是哪边。

有人忍不住已经开始偷偷往后退走。

还有人取出师门信符打算偷偷传讯。

但更多的人是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最强底牌法器拿出来握在手中,注入妖力,随时准备动手。

在场的这些人,能来禁地的,都是和化形窟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修士。

听到这话,都或多或少的开始担心自己等人的安危问题。

哧!

一道红光闪过,一人忍不住全速飞射而出,化为一道红光逃离,居然还是一个筑基修士。

林新正和司马南九说话,询问情况,听到细微声音,他抬眼看了下那道红光。眼瞳里同样暗红一闪即逝。

啊!

惨叫声瞬间戛然而止,那红光里的修士一下燃烧成一团火光,转眼便化为一滩黑灰,被风吹散,连身上的法宝都没能幸免。没有留下一点残骸。

心里还有其他心思的化形窟试炼弟子们,纷纷噤若寒蝉,全部都不敢再有动作。

那人用生命试验出了,林新到底是虚张声势的吹牛,还是真的有着绝世武力的巨魔。

司马姐弟三人也是心头一寒。

司马空燕顿时担心起小弟来。

‘眼前这人杀人如杀鸡,视人命如草芥,绝对是第一等的魔道巨枭。小弟天赋异禀,拜谁为师都好,决计不要真的拜对方为师,否则以后万一有所触怒,怕是身死道消还是小事,神魂俱灭才叫真的惨。’

她心里念头琢磨起来,但面色却是不显。

“师傅,我们这趟过来,是看望在化形窟的表兄....”司马南九此时已经将自己这一行人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“那你们先前的那些侍卫侍女呢?”

“还留在船上,禁地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,所以就我们三个徒步过来。可现在...”

司马南九有些担心的望向远处密密麻麻金色流星坠落的化形窟禁地。

“不知道表兄...”

“是禁地的修士么?”林新随意问道。

“是啊。是守护五柱之一的守柱者。”

司马空燕连忙回答。

“那就得看运气了。”林新手一招,顿时天空金色法阵缓缓消散。

他回过身看向远处。

“正好也差不多了,随我去看看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