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富f2版ios

  

学校里的花圃,简单而精致,绿草如茵,花开烂漫,若是在平时,肯定少不了在这里多逗留散步的学生,自然有那些个偷偷在这里躲着教导主任目光牵手走过小情侣,总之,这里,应该是枯燥的中学生活里,一抹难得的绿色。

此时,坐在花圃中央的青石板走廊里的,是任澜。

若是之前,任澜还是那个甜美少女的话,坐在这里,肯定是为这里的景色添色不少,但是此时,现在的她,往这里一坐,仿佛让整个花圃,都蒙上了一层灰色,带上了一种可怖的氛围。

“嘻嘻。”

少女的轻笑声自花圃的一侧传来,很清脆,很动听,仿佛枝头上雀跃的百灵,却显得有些飘忽,有些不确切。

任澜听到了声音,却没有任何的表示,其嘴角,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,轻哼道:

“省省吧,别和我玩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,还不如简单干脆一点儿,你知道的,我不怕你,也不会再怕你,以前的你,是你,现在的你,是我,当我真的彻底苏醒后,你注定永远无法把这个身体,再拿回去,因为,我不会给你机会,一丁点机会都不会给你,我保证!”

“姐姐,我能喊你姐姐么?”

这次,这个声音距离任澜就近了许多,仿佛说话的少女,已经站在了任澜身旁,口吐兰香。

“你很烦。”任澜说道,“难道说,你想把我给烦死?恭喜你,我觉得你快成功了,我真的很讨厌你,很讨厌你说话的声音,很讨厌你说话的方式,很讨厌你说话时那种扭捏和做作,真是……恶心死了。”

“姐姐,你脸上怎么流血了呢。我给你擦擦。”

一只温暖的手,触摸到了任澜的脸上,很舒服,很柔和。鼻息之间,还带着一缕少女的体香,很是芬芳,也很是醉人,这样的香味。不说是男人,就是女人,也要醉了。

任澜没有反抗,任凭那个人的手,触摸着自己的鼻子,触摸着自己的眼镜,触摸着自己的嘴巴,任凭对方用她那洁白的手,在自己脸上摸索着,擦拭着自己脸上的血迹。

“姐姐。你疼么?”

那只手,又在抚摸任澜的头,她的头,头皮已经全部被撕扯开去,裸露的血肉在外面,还有一个大瘤顶在上面。

当那只手摸在瘤上时,瘤子忽然剧烈颤抖了一下,紧接着,瘤子裂了开来,一条通体乌黑的小蛇自里面探出了头。并且直接张开嘴,咬向了那只纯白的手,但是,那只手的速度。更快,直接躲闪开了。

“姐姐,你头上的这条蛇,好可爱,也好顽皮啊。”

声音依旧成人丝瓜视频软件集很柔弱,很清脆。很好听,并未因为那条蛇的出现和愤怒,而有丝毫的波动。

任澜没有再说话,她现在显得很是安静,仿佛是任凭对方施为,自己不会反抗,甚至连之前言语上的讽刺和反击,也都不再继续了,有点继续放任下去的意思。

那只手,不断地抚摸着任澜的头,没有头皮的头,在那只手的抚摸下,渐渐变得通红,鲜血,仿佛都开始沸腾起来,那条瘤子里的小蛇,爬出了瘤子,来到了头皮上,然后身体开始消散,溶解,它的尸体,它的一切,都融入了任澜的头皮。

蛇是黑色的,因此,此时,任澜的头皮,也变成了黑色,这不是普通人头发的颜色,因为任澜头上,没有头发,一根头发都没有;

渐渐的,在一头黑色之中,出现了一片又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白点,小白点起先还不怎么起眼,但是却开始渐渐变大,缓缓生长,而后,当它大到了一定程度后,终于显露出了真实的面目, 这一粒粒一排排小白点,竟然是一颗颗一列列的蛇卵!

此时,在任澜的头上,镶嵌着的是,密密麻麻的蛇卵!

这种情景,当真是让人看得全身起鸡皮疙瘩,甚至胆子小的,会直接吓得晕厥过去。

但是,这还没有完,远远没有结束。

在那只手,不停地抚摸之下,蛇卵开始褪色,开始不断成熟,最终,有的蛇卵,开始裂开,一条条体形仿佛是寄生虫似的小蛇线路而出。

不一会儿,一颗颗蛇卵都裂开,里面孕育的小蛇也都全部爬了出来,随后,它们开始互相吃着各自的卵壳,哪怕是这么小的蛇,却已经显露出了一种凶性!

就这样,任澜的头顶,先是长出了一大片虫卵,接着又是密集无比的小蛇,随后小蛇又把卵给吃掉了,等于是任澜的头顶,从血色,变成了黑色,再变成了白色,最后又是黑色,只是现在的黑色,是蠕动的黑色,是活着的黑色!

那双手,开始离开任澜的头皮,抚摸到任澜的耳朵,一条条小蛇自头皮上落下来,落在了任澜耳垂上,而后,小蛇一条接着一条地钻了进去,任澜身体开始了颤抖,开始了轻微地抽搐,可以想见,此时的痛,她的意识,她的性格,是能够忍住的,但是她的身体,已经无法压制住这种受痛反应了。

那双手,摸过了耳朵,又开始摸到任澜的眼睛,在父母的过程中,先前从任澜耳朵里钻进去的蛇,有的,开始顺着那双手的指引,自任澜那空洞的眼眶之中爬出来,仿佛是寄居在里面一样,它们已经,把任澜的头,当作了自己的新蛇窝。

那双手,开始继续往下抚摸,一条条蛇,自任澜的鼻子里钻出来,从任澜的嘴里钻出来,现在,任澜整张脸,到处都是蛇,蛇在爬行,随意爬行,任澜的身体,在颤抖,在剧烈地颤抖。

“姐姐,疼么?”

声音又响起,带着一种妩媚的温柔,任澜没有回话,没有丝毫反应,但是,她的胸还在不停地轻微起伏着,这意味着,她,还活着,她还没死!

“姐姐,疼的话,你就喊出来,没必要那么要强的,这里,又没有人会笑话你,这里,只有我在担心你而已。”

声音带着一种极大的诱~惑性,勾人犯罪。

有些小蛇,开始进入任澜的体内,任澜感觉到,自己的食道里,自己的胃里,自己的肠道里,自己的血管里,自己的血肉里,已经钻满了这些小蛇,而且,有些小蛇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似乎已经发育成熟到一定程度,开始……继续产卵!

它们把卵,产在了任澜身体内的每一个角落,然后新的一批数目更加恐怖的小蛇将会诞生!

此时,就算是任澜割破手指,流出几滴血,估计都能看见里面的白色颗粒,那就是……蛇卵!

“姐姐……姐姐?”

声音开始呼唤,任澜依旧毫无反应。

新一批蛇卵孵化,数目恐怖的小蛇,贯穿遍布任澜全身,任澜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颤抖,整个人已经无法继续保持坐立姿势,开始躺在了地上。

“姐姐,疼么?姐姐,你疼么?”

那道声音开始变得急促起来,仿佛在惊讶,在感叹,这声音,第一次带有了一种情绪,这是一种恐惧的情绪,一种畏惧的情绪。

因为这声音,她没想到,哪怕是到这一种地步,那一个人的性格,竟然还能够继续坚守住,这种几乎是比下油锅,更残酷的刑罚,都没能让其的意志性格产生一丝一毫地松动!

若是她不松动,那么,松动的,就将是声音她自己!

这是一场,任澜和死灵的战争,更是一场,性格的战争,死灵想要通过这种方式,激发出任澜的懦弱和畏惧情绪,但是,任澜性格的坚韧和强大,让死灵本身,开始了慌乱!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